•  

    每天都仿佛活在梦中。

  • 2009-03-18the circle game

    免费相册

     

    阳春三月的下午,我们匆匆离开小野洋子的展览,飞奔西关。二沙那条烟雨路,名如其道。人家将这种常描写天气和景物的风格称作文艺,我感觉这种珍贵的东西正从我体内逐渐流失。

    永远都有没完成的工作,想提高效率总是被电话干扰。当脑筋终于转不过来眼光光地盯着屏幕看的时候,就会听见阿姨在一旁感叹:一个星期很快就这样过去的了。结果还是要把工作带回家,还有论文。很想写日记,却发现总是没什么好写的了。站在镜子前看见苍白的嘴唇,心痛那些血红蛋白越来越少。

    是的,我们都想把生活变得有意思一点,有空闲想些诗情画意风花雪月的事情。再活一次的话,好像也没那个必要了。杨德昌是不是这样说的?我不知道到临终最后一刻思维是处于乐观阶段还是悲观阶段,要知道思想这东西最靠不住,它控制情绪,不断反复。不知道控制人情绪的思维方式是不是“否定/肯定自己”,如果是,我的应该属于先否定再肯定,归类于乐观的夏天出生者。好吧我胡说的。

    那晚打电话向谁哭诉的时候拼命寻找缺口。他跟我说那是工作侯群症。其实要找快乐随地都有,难的是捡对了没有。一缕久违的阳光,一班久违的朋友,一条从没走过的街道,一道从没攀登过的楼梯,一星期两天的周末。快乐越稀有越快乐。

    那天树同学要带我们去寻找那个传说中的旋转楼梯。转了好多个弯,拐了好多个角,从龙津西路到古玩街,再到荔湾公园和西关博物馆,旋转楼梯似乎要带我们转啊转,终于在日落之前于博物馆后头发现了它。那是一个汉奸的旧公馆遗址,楼梯真的很美感,看来还有人在居住。偶遇Isolan俩,在五层楼的过道拍来拍去。负一层的地下室漆黑一片,往里头大喊火星人或许就会抛出两枚铜币。

    巷子里头杜鹃花开,街道两旁紫荆怒放,我想起那个樱花节早已结束,如同没有留言回复的结局。风花雪月诗情画意,赏花拍照玩狗追猫,都是我亲爱的广州。晚上再一次到顺记甜品,猜拳输了的树同学把恶心的饺子给吃了。四人并排坐着的公车之中,飘扬着楠生煽情的口琴声。

    那天真的很快乐很快乐,谢谢你们。

  • 2009-03-14植树节

    今早一睁眼就遇见久违的阳光,我都听见它的呼唤了。

    那个每天摸黑上下班的女清洁工也跑出来呼吸阳光与空气。

    下午公司去植树,天空真作美。

    Christy是个大美人,干起粗活来气都不喘一声。

    其实公司个个都很年轻,看不出他们的小孩都已经读小学了。

    小树苗啊,快高长大哦。

  • IPB Image

    对于交响乐团的演奏会,看得最用心仔细的,恐怕就是久石让的演出了。昨晚没下载完这个《久石让in武道馆》,于是回味了一下《月光星愿》,那首HANABI还是那么扣人心悬!

    这次与宫崎骏动画一同走过的25年的演奏会,一小时四十三分钟,每分每秒都是感动,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动人的旋律,更是因为那些陪伴我们成长的动画以及少年时代美好的回忆。

    200人的管弦乐,800人的合唱团,加上特别嘉宾,总计超过一千人的演出阵容。这样庞大华丽的演奏会,若能亲临其境,定必死而无憾。不写点什么记录一下观后感总觉得对不起这样精彩的演奏会。

    演奏会分9部分,9部宫崎骏最出色的动画。

    开头第一个声音就是荡气回肠的定音鼓!然后字幕显示宫崎骏第一部动画片《风之谷》。

    接着是黑管,双簧管,镲,长笛,走进过去管乐队的世界里,这个呆会再说,看见那镲就开始真正激动了。

    栗友会合唱团、东京少年少女合唱团等唱起《娜乌西卡的安魂曲》,这些神圣的声音啊,我想起小学与初中的合唱团里面的排练,也是这样衬衫加西裤,这样的幼嫩脸蛋,不同声部各分一排,休息的时候前后左右地聊天。记得当时站在我前面的陈恺林还帮我看掌纹,看着我右手的断掌说:“嗯,你年轻的时候会很辛苦,不过到老了就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哦。”哈哈,现在想起来历历在目,这么有哲理的话其实根本与算命无关。

    第二部动画是我最爱最爱的幽灵公主!

    《阿希达卡战记》由中国鼓开头。后来还看见了那支巨型烟筒!(红色的,长型管乐器,在管乐队时我们都称它为烟筒,后来竟忘了它真正的名字。)

    看这部电影不止三四遍了吧。每次看完都感动得掉泪。那个时候还专程跑去买二十块钱的刻录原声碟(真舍得啊,当时的翻版CD只是四块钱一张,五倍价钱啊,穷学生追求艺术的日子T.T)那张原声都被我听烂了。

    这个演奏会在合唱团后面特地设有投影屏幕,一边播放动画片段。当看见麒麟兽变成透明,寻找它被砍掉的头,高潮就来了,那个心都离了啊,眼泪又要彪了!林正子小姐的歌声跟米良美一的一样扣人心悬啊。

    魔女宅急便的音乐都是轻松温馨的。小提琴的跳音听起来多可爱。

    然后我看到了铃鼓了!还有木琴!!(重听此时又巧合地听到)那个钟琴,我想说,好大个啊!好羡慕好羡慕~

    后来有黑管和小提琴的solo,那个小提琴首席一直在流汗。

    看见我最爱的弦乐器竖琴了,有两个!

    悬崖上的金鱼公主。林正子小姐在唱《大海的母亲》的时候,我听出了日文的“一起”和“喜欢”,看来我对日文的记忆还没有忘啊呵。

    唱《向日葵之家圆舞曲》的是久石让的爱女藤泽麻衣。演出的时候他们父女俩不时回望彼此,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起死去的妻子呢。

    那个唱主题曲的小女孩,好loli啊~*.*

    天空之城!

    ....

  • 2009-03-10吃人的社会

    这是去年年底的新闻了。今天带三个表的委员们继续坐会提出朱门狗肉的建议。
      
      
      
        69岁老人靠补助金度日 自称为了“不愁吃穿”在北京站持刀抢劫
      
       终于进了看守所:我在这儿挺好的已经胖了10斤
      
        69岁的付达信在北京站广场持刀连抢两名旅客。
      
        与其他抢劫犯不同的是,他抢劫完了不逃跑,反而在等待被抢者喊叫,以便引警察来抓。
      
        接受审讯时,付达信要求办案民警把罪行写重些;当法官宣布因犯抢劫罪付达信被判决2年有期徒刑时,他竟认为判得太轻了,要求法官再好好审审。
      
        日前,在北京铁路公安处看守所里记者采访了付达信。
      
        第一次抢钱
      
        那个被抢的妇女没理我
      
        2008年9月8日下午1点40分,北京站广场人流熙攘,在售票处前20多人正排队买票。
      
        一名中年妇女右手拿着200元钱,眼睛盯着售票窗口一步步往前移动着。突然,该中年妇女的右手被人往后重重抻了一下,200元钱变成了100元。
      
        该妇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老头站在她的身后,手里攥着缺了一个角的百元钞票。
      
        这名老头个子不高,穿一件咖啡色的外套,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与别的抢劫犯不同,这名老头抢完钱也不跑,反而笑着看着她,好像在等什么。
      
        “神经病!”中年妇女认为碰上了病人,原本想抢回钱,但看看老头手里的刀,自认倒霉嘟囔着转身继续排队。
      
        “那个被抢的妇女没理我。我当时这个气啊,想她怎么不喊啊,如果一喊,警察来了不就行了吗。”事后,付达信对记者说。
      
        第二次抢包
      
        听到喊声,老头并没有跑
      
        看见那名妇女没理他,老头转身向西走了。在北京站广场西侧的花坛边,老头看见了阿芳。
      
        9月8日,某大学学生阿芳准备乘车回烟台。下午2点,阿芳从地铁站出来,往火车站进站大厅走。
      
        就在阿芳走到花坛附近时,身后突然传来“把包给我”的喊声。以为是在喊别人,阿芳没有理睬,而是继续往前走。
      
        “把包给我!”这时又传来第二次喊声,同时阿芳背在后边的双肩背包被拉得滑落在手臂上。
      
        转过头来,阿芳看见了一个老头。“他太老了,我以为他是在跟我开玩笑。”阿芳后来在做笔录时说。
      
        阿芳抓着自己的包不放,老头也使劲往怀里拉。两人争抢着,渐渐地老头落了下风。
      
        眼看包就要落在阿芳手里,老头突然露出手里的家伙,“别动,把包给我。”看见老头持刀比划着要扎自己,阿芳松开了手,同时喊叫了起来,“抢劫,有人抢劫!”
      
        听到喊声,老头并没有跑,反而鼓励阿芳“使劲喊”。很快,几名小伙子冲上来,踢掉刀,将老头控制住。
      
        “看见警察来我心里那个乐啊。”付达信说,警察赶到现场后将他带走。
      
        受审特配合
      
        要求办案民警把罪行写得严重些
      
        经物价部门鉴定,仅阿芳被抢的一个挎包就价值几千元,包里还有其他物品,被抢物品共价值9000多元。
      
        “我没见过这么配合的罪犯。”负责审问的公安段民警说。
      
        被抓的老头叫付达信,他要求办案民警把自己的罪行写得严重些,“希望能够多判几年”。
      
        通过付达信的叙述,民警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