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13插播

    相片来自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24087486/

     

    插播一下。现在,厦门游记day3写了一半搁在一旁;刚改完简历,准备赴约;在看待业青年C,因为loading所以决定一边看一边写。生活总是不断被很多东西插播,就如看在线视频,就如我的工作。

    一开始就否定了这部电影,虽觉得那儿也有自己曾经的影子,但毕竟生活起了变化。开始慢慢接受,有好几次被某些说话触动,内心的东西流了出来,我想,或许那些本质的东西还没被改变,我也不太确定,这些东西会不会被时间遗忘,以后会不会还觉得这些青春的感动这么重要。所以不停记录,万一以后全都变了,也好找回过去的轨迹,只要有轨迹可寻。至少他把出生于80后活到这个时代的边缘人记录了下来,说了很多闷骚人说不出的话。

    有段时间曾经很恐惧。好多人开始很沉默,不知是否像我一样害怕不断重复生活中的苦累。于是学会八卦别人的生活,无论风光或贫苦,至少时刻要知道每个人如何向往光明,又如何被压抑得扭曲,沉默得装酷。很久之前闪闪说,不要相信此刻的感受,感受时刻在变,今天你爱,明天你就恨了;当那一小撮人,在小众的圈子里面透露的每一句心声,下一刻就成为鼓舞某人的旋律;每一个人都以自己看似微弱的力量影响着周围,尽管刻舟求剑。爱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Crystal要我谈工作经验,总是很容易把自己的观念套在了别人身上,像那晚火柴说的,自我的意识实在太强大。我们这么自以为是却又感觉孤独。至少未意识之前是诚心的,意识之后仿佛又清晰了点。

    那晚,难忘的是那些温暖的歌和人,跟老野的合唱,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我的单身寂寞一直由你们填补。

    那天妈妈拿了过年在别人家拍的照片回来,我一看就觉得这么多人当中妈妈最显老,她还一边问我拍得好不好,当时我就无语了。那些人的家庭啊,我都知道的,以后真不会再跟她发脾气了,也不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或是很失败。开始想拍一些自己的照片,或是录下自己的声音,以后可以看看改变了多少。

    看完C。想要种平静中起浪的生活。

     

  • [关于坚持]

    我肯定是个没有毅力的人。day2写了两个星期,已经没有再写下去的意思。或者,我尝试着每天写一点点,一句话,一个词,总有一天会把它写完,但是记忆会逐渐减退,那么我应该以什么速度去写完这次游记而又不至于忘记得太多?其实何以一开始就想要记录,一时冲动?继续与放弃之间有太多因为,我知道但却无法思考,思考有时让我很累很累,到底该洒脱还是该坚持,到底什么值得去坚持,那些阻扰何以令人心烦意乱,而每当想起那首诗总觉得很安慰。或许这次旅程是一场思考,一直到我还没记录完毕的那一刻。

     

    [初六 · 曾厝垵 · 银滩]

    其实我知道,珺敏很早就起来了,我还在睡,动都不想动。我听到她在做吃的,后来叫醒我,十点。她煮了一大碗猪肝汤,要我补补,还有些青菜和粥。我忘了我们谈了什么,家里的事吧,还有男人,和出国的事,然后跟珺捷分别。珺敏带我去吃花生汤,一种像八宝粥之类的糖水,很好吃。然后跟她分别。先去买了回来的车票,因为拿着太多手信,决定先找旅馆。在火车站兜了一圈,终于找到车去曾厝垵。

    从厦大开始便是那条环岛路,我发现有些车站名称已经忘记,当时经过了好多次。厦门的公交车站之间的距离不是很远,基本上就像文德路口到文明路口那样短,而且城市的划分不是方正区域,而是一块块不规则图形的地块,但就算迷路了也很快走出来,因为厦门不大。最爽的就是坐公交,全市全程都是一块钱,在车上很容易找到游客的身影,有时还能听到有人说粤语。在曾厝垵下车的那一瞬间就看到了那片海,当时我就震惊了。

    由旅馆小姐带路,看见曾厝垵附近好几座小庙,好像随便给人进去拜拜的那种。走了五分钟来到一所别墅式家庭旅馆,一进大门就是一个庭院,前台填满了照片和地图,客厅是五颜六色的沙发,有茶几和电视机,还有厨房,厨房后面又一个庭院,种满植物。当我那天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前台有一只很大的百年神龟。旅馆小姐好像叫彬彬,说给我换了张大床房(我订的是床位房),价格不变,两晚120爽歪歪。已经是下午将近四点,决定小睡一会然后去南普陀,没有计划的行程还真是奇怪,如果不是孤身一个想必更加累人。醒来觉得被子不够暖,果然晚上就发生了杯具。

    厦大真是依山傍水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前面一片海,旁边一座寺,寺庙靠着普陀山。可能在广州去的都是大佛寺三元宫的小庙,感觉南普陀这样的地方跟杭州灵隐寺一样有够神圣的,妈妈叫我一定要去拜拜。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我沿路一直拜到山脚,看到后头有条上山路就没有再上,不知是否即将关门殿堂里面都不让进,只能在外头看着里面的佛像精致得闪着光。买了全家的平安符之后离开,那时早已日落西山,我沿路往厦大那边的门走出去,奇怪这样的美景第一次来时竟不懂欣赏,时间真是神奇又欠揍的东西。听说南普陀的斋菜很好吃,但是很贵很贵,而且很难订位。等俺有钱了,就...哼哼。

    到了厦大肚子就响了,正踌躇着去哪里吃晚饭,看到有车去大同路一带,想起那头应该有很多地道小吃,决定今晚就在那边闲逛着。到了中山路下车,因为实在饿得受不了,马上买了个台湾肉夹馍吃,谁知辣得要命,又买了鲜榨蔗汁,走到大同路那边,这样出名的小吃一条街都没几家开门,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过年时期。然后走到不知哪里有菜市场,买了一些不正宗的土笋冻,打算拿回旅馆晚上宵夜。然后……忘了还吃了些啥,反正吃了很多之后还想吃,就在一家港式茶餐厅吃了海南鸡饭,又贵又难吃(我的经验是,厦门的西餐厅跟茶餐厅都不好吃,而且超贵,劝君还是吃小吃,几块钱就能解决温饱问题)!最后,在中山路的小巷里弄丢了mp3和羊城通,实在太大意,恍惚了几条街之后发现已九点多,心灰意冷回旅馆去。下车看到漆黑的海,因为太暗就不敢一个人去了。回到旅馆又是一场杯具,热水器没热好就洗了,结果洗了一大半冷水澡;因为太冷想借吹风机,老板找了半天说原来已经借给别人,只给了一条毛巾;越坐越冷书都看不进去,只好湿着头睡觉;因为被子不够暖,晚上几乎冷得辗转反侧……

  • [关于计划]

    不能说我是个很喜欢计划的人,“很”这种副词或形容词总处于浮动的范围内,容易产生歧义,现实恐怕只是两级之间的那点恰恰好,但其实每一点都是最中间的。倒不如说是喜欢做梦。梦想着再到这个城市里去,梦想着要去鼓浪屿,厦大,南普陀,集美,等等等等,可是怎么去,怎么安排,在繁琐的计划细化之下,梦想变得越来越现实。所以说这个社会有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哪用坐12个小时的车这么累,订个机票就得了;哪用安排行程这么紧凑,打个的就能剩下时间。但是钱呢,从哪里来?仿佛又回到事情开端,世上没有从天掉下来的馅饼。

    计划第二次去厦门实际来说不到一个月。一个月前跟馒头说起,她还热衷地推荐我看她博客游记可是我大致只看了照片,半个月后一边工作一边看攻略,其实就那么一个小组,看了一个帖子就决定了要去的地方,然后到临买票之前还是对班次犹豫不决,晚上回来才确定婷婷可以提前回厦门,却还没确定到第一晚要不要住在鼓浪屿。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随遇而安吧。旅游就像写流水帐,白日梦一场。

     

    [初五 · 鼓浪屿 · 后巷]

    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想着早早起来到鼓浪屿玩一天,却因昨日种种,十点多才起来,牙还是很痛很痛。婷婷打算晚上带我回老家,吃很正宗的土笋冻,我抵挡不住诱惑,弱弱地拒绝了珺敏晚上的盛情邀请。后来事实证明,做人是不能言而无信的。

    在中山路一带解决早午两餐,吃上了传说中的海蛎煎(其实大概就是类似小生蚝之类的海鲜,厦门随处可见,还有海蛎饼,可惜最终没吃上T^T),热腾腾的鱼丸汤,喝上了鲜榨的杨桃汁。这条风味小巷隐匿于繁华的中山路,入口窄得只容得下一个人进出。吃罢便赶往轮渡码头,当时天开始下起小雨,并且找不到泊车的地方,司机小哲不知是否踌躇着打退堂鼓,问我还去吗?可见我意志坚定,刮风下雨都要去!最后在我们下车的那一刻,雨停了。坐渡轮的时候选在二楼,每人加一块钱,因为一楼实在...太tm多人了...搞不懂为啥大寒天下着雨的还有这么多游客,真@#$%!(又不反问下自己,博主真不厚道= =)

    第二次来到鼓浪屿,几乎丢失第一次来的感觉了,当时只能算是走马观花。查看地图想去的地方,还真是繁星点点布满每个角落,心里便算计着定要来第三次,跟着一群人就随便走走吧,然后大伙便朝码头右方开始前进,因为大家都想找小资的咖啡馆。在张三疯奶茶那买了地图(整个鼓浪屿卖的地图都一样)和奶茶(我们都觉得又贵又难喝),在张三疯旁边买了好吃的麻糍(跟糯米糍差不多的东东),看到baby cat馅饼屋前排了条好长的队而放弃,还有各式各样的福建小吃店和海鲜店。说到这里其实早已忘记具体路程,可以想像鼓浪屿弯弯曲曲的小巷和琳琅满目的小店如何使人眼花缭乱,如今只能拿着地图凭记忆记录下来。去了很多家旅馆跟咖啡馆收集名片,想要买本名片集存放所有鼓浪屿的名片,最终没找到也没集齐。买了些明信片,其中一间便在花时间,之前看过这店有够文艺的网站,现在找着了连门牌都没有,看地图才发现差点错过,于是便要进去小息一下顺便写下明信片。日落之后寻找那间1930咖啡馆,千辛万苦找了很久原来就在繁华闹市背后灯火阑珊处,牙医店旁边。

    晚上下起雨,就随便挑了间后巷咖啡馆吃饭,结果难吃得大家都只吃了三分之一(所以劝君千万不要去)。雨势渐大,牙痛越剧烈,身体感觉又冷又虚弱,终于决定放弃去晋江的念头,但订的房间是在第二晚,只好拨个电话向珺敏求助,电话那头她说,你早应该来我家啦。

     

    终于见到珺敏,还有珺捷。原来她们家就在婷婷家后面,看来厦门真是小,缘分真奇妙。坐在车上只是觉得累,一下车珺敏就撑着伞一边拉着我往家里走,很冷很冷,所以她走得很快。到了她家才觉得有家的感觉,小客厅开着电视,两个堆满杂物的房间,挂着照片的墙壁,家里还有一个妹妹等着。她俩热情地招呼我这半个病号,我忘了是先吃汤圆还是先洗澡,反正汤圆就是珺敏亲手弄的酒酿元宵,吃在嘴里暖在心里那种,因为牙痛得厉害吃得很慢很慢,最后都凉了珺敏说你就不要勉强了囧。洗澡的时候还特地开了暖气机,说这样就不会着凉,明显是平日很会照顾别人的好孩子,内牛满面。睡觉了,珺敏还是话很多很多,不知是否因为牙痛的缘故把我的沉默比下去了,最后还是聊到很晚才睡,当时婷婷还发短信过来,说内疚觉得折磨了我。

    夜晚几乎是开不了口地聊天,不断喝床边用保温瓶装着的水。跟珺敏说起的每个人,每件事,就像又重新回到那段日子,很感激有人愿意听。当平日煽情严重泛滥,早已忘却最初的感动,我又何苦执着一一写下,无非都是寂寞作祟,不知不觉成为被遗弃的不知收敛者,如此一来又恶性循环。纠结轮啊,我在说啥呢。我虽然没比你说得多,却比你敏感脆弱得多,也在学习面对现实,不知要花多少时间,三年或十年,至少已经明白没有什么寂寞不寂寞,现实快乐其实就如一拨清水,一碰,就荡漾开来了。

     

  • [初四 · 潘宅 · 暗潮]

    据说,一个人去旅游是件很装x的事情。可不是,人不装x枉少年,虽说入乡随俗按虚数计算我都快奔三了。

    选择了新年最冷的日子去厦门,身上一件厚厚的羽绒外套。对于即将到达的本该是日光之城,在这个季节加之一个人上路便显得孤单冷清。后来事实证明,厦门不应是只属于夏天的岛屿。

    初三晚上彻夜失眠,由于外婆睡在身旁辗转反侧,却非因出游而激动。于是在坐了几乎12个小时的大巴之后,牙肉开始隐隐作痛。一路上阴雨绵绵,早已到达的婷婷发来慰问,下车之后想吃点什么?我那颤抖的手指按下信息:我要吃热腾腾的面!上天饿我体肤之后又让我感受到深切的温暖,还有什么比饿趴了后被载送到老店吃热腾腾的沙茶面更幸福?一下车就吃上地道的小吃,我简直要泪奔了。

    已经分不清时候,恐怕是夜晚九点十点,我们来到一片海滩之上,大概是在演武大桥之旁。桥上我来不及拿出相机拍下那特色的灯光,我也认了那部傻瓜卡片在高速黑暗的路上也不能拍下什么。然后就是这片深蓝的海,空无一人的海滩,漆黑的雕像,和狂吠大狗。四个傻瓜在暗海边上玩猜拳,最后是我输了就要掉进大海里面,我便一躺倒下水中沉没,醒来便在婷婷家床上,牙痛着。这里是潘宅,福满山庄。

    婷婷,我们两年没见了。

    深夜的聊天对白就像说梦话,我是累趴了。两年的空隙,以我最需要得到帮助的两天时间来填补,已经满溢了。当年天真无邪没有任何欲望的幸福小姐许婷婷,早已如同身边任何一位同龄人一样步入社会,开始工作,开始养家,开始难过纠结,因痛苦而发高烧,却依然恬静,越变向善。一直认为的人之道亦是如此,人之初性本善,路上越是多碰到痛苦纠结的风风雨雨,越是回到赤子之心的状态。我便想起中学时代,我做功课你看小说,课堂小测了拍醒你的时候额头一片红,寒冷的冬天一起吃泡面,高高堆砌的课本挡也挡不住香喷喷的烟,还有晚自习的日子一起泡吧玩泡泡堂,密码是12345,如今清水居早已不复存在。我还记得你说退休了去云南开个客栈过日子,其实留在厦门隐居鼓浪屿也是可以的,或者回来广州,拿到那些嫁妆之后跟我私奔……你看,白日梦从第一天便开始了。

     

  • 2010-02-14好时节

      

      

     

     

    花开花谢,云卷云舒,又是一年春到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