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算明白了近年来为何总是心情郁闷、压抑,太关注自己的事情了。是的,现在回想起来,去年七八月跟秘密后院去了一趟深圳,跟同事去了一趟南沙,然后就开始专心于留学的事宜。抉择,找中介,上课,备考,申校,签证,终于到了事情的最高潮,可能就此步入转折点,也可能白费心机一场。在这么个痛苦又漫长的等待之中,去了一趟厦门,去了一趟北京,为了摆脱,回来之后都兴奋过好几天,然后又回到现实的烦恼中继续沉沦。想要解脱,却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体力不支时甚至是绝望。想诉说,但都是重复且单调泛滥的,变成毫无意义的,没人想要听到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除了学生时期的无病呻吟,谁想听到这种受苦受难的声音。

    我觉得有时候自己挺被虐的,被生活压得转不过弯来也懵然不知。前段时期Vivian跟我说她认识了一个有钱男,周末逛街都不用挤公车,然后我忘记说了句什么很阴暗的话,她很无语我的忠言逆耳;后来过了几个星期她说觉得可以跟这个男的稳定下来,一个月纪念日了,然后我不知为何一改往日地祝福她,什么一年纪念日庆祝一次,三年庆祝一次,五年庆祝一次,然后结婚当庆祝,她最后说了一句:认识你这么久终于说了句最窝心的话。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这么现实这么大条道理地生活着,用这么多理论来当精神支柱,殊不知活得这么压抑,其实心里有好多好多欲望,太多理想主义,其实是红尘未了却装作看破红尘的老气小P孩,用自己的道理去安慰别人,大多数人会觉得你很可恶吧,一点都不了解他,有时候甚至是尖锐得让人受不了,太阴暗了太阴暗了。

    大多数人应该比较喜欢听一些新鲜好玩的东西,能给他们力量和希望的,能传达美好憧憬的,能把他们从郁闷的生活之中解救出来,或者简单来说,转移注意力的。想起以前大三大四的时候很活跃,上课画画看书,偶尔跟老师顶顶嘴(反叛得活跃),回到宿舍就活跃在虚拟的网上,找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相互吹牛,心情郁闷就无病呻吟一番,有时候逃课跑大学城玩,参加一些自以为很牛逼的活动,周末组织一下大伙去扫街,用低端的傻瓜数码拍很多文艺照片,天真地往南都递简历,天真地为进媒体做设计,生活是多么自由无虑,未来一切皆有可能……直到回到了家中开始找工作,回到了这个束缚压抑的地方,一个不能独立生活的地方。

    记得大学高英有篇文章印象很深,谈人生的四种独立阶段:大概是生活上的独立、金钱上的独立、精神上的独立,还有一种忘了。我始终觉得自己那残缺的生活是由于还是跟父母住,虽然不是说我有什么本事能在外头闯出什么名堂,或是在外头呆久了就明白家里的好之类,如今我需要的是独立自由地成长,而到现时二十多岁还不能自由做主。我讨厌每天拿老妈做的饭到公司吃的时候人家说我很幸福,讨厌老爸说我有本事就自己赚钱出国留学,讨厌老妈大声地跟人家聊电话时说可惜自己生了个女儿,讨厌人家跟我说出去你就知道苦了,更讨厌自己如今还生活在这么讨厌的环境之中没办法独立去改变,于是极端地选择了逃离这里的办法,逼着自己去面对未来无知的恐惧与压力,其实我没自己意气用事的时候想像的这么英勇,更多的是摸着头皮往前碰,既然走下去就别回头。我还是对未来憧憬的,觉得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这条路是我跟老妈共同选择的,没有出现双方撕破脸皮的局面,所以我相信这是命运安排的,既然如此命运一定眷顾我,保佑我签证通过。

    我经常这么再三强调坚持自己的想法很重要,可见其实想法一直在动摇,那些经常用道理鼓励自己的人,其实是因为这些道理还没成为自己理所当然的思维习惯。因此最近我发现了一个方法,把自己坚持的原则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不用再三考虑的,那么就可以换个角度去想,把老妈的话直接无视,又不用以“坚持”这种字眼来逼得自己这么压抑。就像当初不再觉得逃课有什么不对,喝酒有什么不对,抽烟有什么不对,这些事情甚至不用考虑做之前有没超过底线,反正也没违反什么社会道德跟原则,也没有成为一种瘾害。然后那些梦想啊,什么设计师插画家之类,就算了吧,做点能让每一天心情愉快的事情就好了。我觉得太久没拍过系列照片了,找人再陪我去扫街吧,广州没地方好拍就找个美女给我拍。

    最近在整理文件的时候发现电脑里存了好几G的照片跟视频,感叹大学过得太美好,虽荒废了学业(没有学好自己的专业)却还是参加了不少充实有意义的活动,最难得的是认识了一班很好的朋友。可能这不算什么,最终没有成为那种四年来一直呆在学校里四点成一线的好好学生,但我知道有些人会觉得大学跟小学中学一样,没什么特别好的坏的感觉,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人生的缺陷。前天去看楠生,看着她学校里的篮球场又感觉回到校园,我们都觉得大一大二的时候太浪费光阴,大学四年时间过得太美好又太飞快,如果重新来过,一定要过得像天一说的那样:大学这四年纯粹是为了以后值得怀念而过的。

    所以让我回到校园吧,请请命运眷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