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八 · 厦大 · 白城]

    还是大概九点十点起来,屋子里空无一人,婷婷妹上学去了。因为昨晚没有回旅馆,注定我今天要辗转奔波,还好想去的地方,基本上都实现了。在福满山庄对面吃了汤面,出发到厦大,那个我经过无数次的厦大医院站,最后一天终于要在这里下去走走,一直要走回去曾厝垵。这是昨晚研究了很久的路线,看下面就知道怎么辗转法了。

    那是一个像培正足球场的场地,有大学生在谈情,有妈妈带着女儿跑步。我在围栏外面的树荫小路走着,到了某个侧门想进去里面,保卫看见我一身游客的样子要我出示证件,无奈之下只好离开,其实若果真的进了厦大,恐怕我再没时间再到鼓浪屿一趟。然后,便到了传说中的白城。

    从未考究过为何叫厦大白城,我只能自己解说是因为厦大自己藏了一片海,那海有一片白色沙滩。从这里开始有租自行车,我没觉得没在这里骑自行车走一趟就很可惜,甚至觉得从厦大沿着环岛路走回去曾厝垵更有意思。一路上有长长的木栈道,我觉得熟悉,练习曲里面也有环岛路,还有跟秘密后院一起去过的西冲,深知这是我最爱厦门的地方,感觉如此真实地活在白日梦之中。再没什么话能表达我的大海情结。

    我就这么走回去旅馆,收拾好东西,退了房间,细看一下旅馆的每个角落,才发现门前有只百岁大龟,还有那一家以色列游客,小朋友凶巴巴的不让我拍照。彬彬好心地给了个大环保袋我装满所有手信,我拖着手信跟厚重的羽绒又到曾厝垵的海边眷恋了一遍,站在正午的太阳底下快要烧焦,最后认定没什么再浪漫的了于是依依不舍地又拖着行李回到车站,跟车站旁租单车的那位大妈道别,我刚来的时候也有向她问路。然后又辗转回去婷婷家放下行李。

    依旧是空无一人的屋子。我忘记中午吃了些什么,仿佛又吃了顿多福豆花。下午婷婷妹回来了,跟她一边吃昨夜的土笋冻一边聊天,休息之后又出发到鼓浪屿。再访鼓浪屿有三个原因,一是答应了一些人从鼓浪屿寄出明信片,一是定要找到林语堂的故居,一是想独自一人游玩一下。不喜欢人多的话可以选择走码头左边的路,那一带民居居多,少饭店少游客,林语堂的故居就坐落在这一带迷宫里。拿着地图研究了很久,上面分明画着就在某些旅馆之间的小路,可我就这么一次又一次地错过,那条隐蔽的小路和阴暗的烂屋,找到的时候天都黑了,问了楼下的居民,老伯说这里就是啊!居然就是。晚饭在babycat解决,因为太饿先吃了赵小姐的凤梨酥(居然忘了喝烧仙草!),写好了明信片寄出,然后坐半价的渡轮回去,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就要离开厦门。

    回到福满山庄,婷婷妹说钟点工才刚清洁完离开。又吃了土笋冻,其实还剩下很多,真想带回家去。我让她帮我寄明信片,因临走的时候想要寄回一张给自己邮票却用完了,到了轮渡邮局发现没开门。然后我便匆匆赶到客运站,这次是睡下铺,窄窄的床位却多了一堆手信,还有羽绒服。夜晚是珺敏和婷婷的短信陪伴我入睡,其实在摇晃的车厢中也就半梦半醒,看到前面的路灯飞闪而过,就像从前谁说过,夜晚的列车像在梦里穿梭……

    [后记]

    想不到四月,我还在写这篇游记。二月的厦门像是白日梦一场,回到广州,一切又归于生活,空气还是这么让人呼吸难忍。我在这里四处张望,想找回那刻旅游的感觉,就算生活,也不该低头走路。我怕忘记,所以急于记下,可是事与愿违,白日梦还是被现实生活不断插拔,总有个声音告诉我要继续写,好像偏要跟生活作对一下似的。直到那天过去半个月,再次收到拜托婷婷妹从厦门寄回来给自己的明信片,邮戳上头明明确确地印着曾厝垵,感觉这是旧时的我带给新的我的慰问。这是最后一篇,像某个里程碑一样,写之前不知有何意义,完成之后也不知往后的路,只是在写的过程当中,我也就重温了一遍,那片海又一次深刻浮现在我眼前。尽管现在已过去一个多月,记忆告诉我这段路上我累积了继续前进的勇气,我愿在一次又一次的旅程中找到处于世界的位置,然后安身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