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时间,及感受]

    厦门也离我远去个把月了吧,到现在还没写完游记,记忆虽存,感受已逝。就如如今生活的转变,充实而又空虚,忙碌而又麻木,每每靠这种怀念旧夕度日,我也不知升职加薪是否就是真正快乐,有总好过无却又很虚幻,何以物质的东西在我眼中看来这么不痛不痒,我只知道有钱就能把我的责任完成,再把大量的私人时间赎回来。时间飞逝,感受往往来不及回过头来。我该学习的,是如何兼顾两其美,或者是,如何不再把困难放大去感受,呼吸新鲜的彼时的快乐。今天之所以区别于昨天,恰恰是因为昨天的感受依然在我们心中。憧憬光明,就不会惧怕黑暗。

    [初七 · 集美 · 日光]

    一早被阳光温暖醒来,过去种种疲倦一扫而光,仿佛从未牙痛过,也从未寒冷过。看到珺敏的短信,大概是她先回集美,教我坐车,到了告诉她,还叫我慢慢来,于是我又很不客气地继续赖床了一下下。梳洗后准备出发,旅馆老板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告诉我去集美定要坐BRT,可以欣赏两边城市的美景。随便在曾厝垵附近找间面店解决了早餐,然后乘车出发,此时的厦门日光倾城。厚重的羽绒服从这天起成了我的包袱。

    原来去集美的车全程2块,只给了一块钱的我怕下车时司机找我要钱,于是打开钱包找一块的时候发现杯具了,只好弱弱地问旁边的大妈换零钱,那大妈可怜我似的硬要塞给我一块钱,我死活不肯要最后还跟她搭上话了。她说,如果我女儿一个人在外头旅游没有零钱也没有人肯帮助她,我知道了一定很担心难过,多慈悲的大妈啊~她还说起像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去过广州玩,那时候也像我那样喜欢到处乱跑,以前觉得广州很大啊,火车站人山人海,可是没现在那么乱吧我想,你一个人在外头小心点啊。我说您再来广州玩嘛,过了那么多年变化很大的,她说我都一把年纪了呵呵。我怎么到现在还记得大妈的话,可能打从心里就很喜欢厦门人,福建人,你看婷婷、小圆、小哲(串起来就是小泽圆,yd的一对= =)、珺敏、彬彬、公车大妈、厦大学生、车站路人等等等等,都给人很温暖的感觉,是因为厦门是个旅游城市,大家都习惯了到处是旅客的缘故?还是因为厦门本来就是个休闲舒适的小岛,每个人生活在这里心态都很好?因为海洋文化?因为富裕?因为缘分?anyway, compared to Shanghai in the first place, Shanghai ren is a bitch! (干嘛说起英文……)

    总算到了集美,也总算等到珺敏到来,可万没想到今天是一场大暴走,珺敏还是穿着高跟陪着我走。从师范学院那条路开始一直走,她一边跟我介绍集美村,陈嘉庚,吃了鸭肉粥当午饭,又走到集美其他学院(原谅我忘了很多地方的名字),陈嘉庚之墓(因为跟售票员不愉快而没进去),只记得兜了一圈回到那条画满涂鸦的校道,早已又热又渴又饿又累,珺敏还是拉着我回到她的宿舍去。一进校园就感觉似曾相识,其实我毕业也没多久嘛。集美的宿舍真是有够漂亮,阳台门还是平推门,宽敞明亮。边休息边吃着刚买的点心下午茶,还是做学生幸福啊(内流满面)……休息得舍不得离开,珺敏说要带我下去走走,不走不知道,一走吓一跳,集美大学实在是美呆了……基本上,我觉得,广州除了中大,其他大学都比不上了,我心目中的大学就应该这样子的。珺敏还说自习室的窗户对着大海,这是怎样一种情怀啊!不知道厦大又会是怎样,可恨最终没能进去。

    珺敏决定跟她朋友陪我回厦门吃晚饭,我们乘坐了传说中的sky trolley BRT,开往厦门的集美大桥之上两旁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当时我又受惊了……谁要去集美,一定要坐坐BRT!晚饭是在昨夜经过的大同路,此时竟然热闹满街喜气洋洋,忘了哪家名字,吃了扁食(不就是云吞嘛)跟猪脚汤(很美味哦~),还打了通电话给火柴引诱他,感觉到他的声音表示压力很大……后来,我说要去第六晚,他们都去过我好歹也去一趟看看,珺敏坚持要给我带路,于是穿着高跟鞋的她又走多了半晚,到达门口便与她告别,这样一别后会何期。她发来信息说不便陪我,她多久没踏进的伤心地,这间牵扯太多乱七八糟风花雪月的咖啡馆。结果,我是第六晚唯一一个客人。

    马上发信息告诉羊男我到了,她问我有没有看见小恒和贵叔,起初我不知道哪个是,后来有个帅帅的平头男子走过来的时候,我马上料到他就是羊男一直惦念着的那个阳光的男人。因为太帅,于是搭起讪来;也因为太帅,勉强跟他抽了根烟。可是最后他竟念错了羊男的名字,小羊你该死心了吧……他叫我上二楼看看那个音乐空间,在二楼遇见正在看书的贵叔,又跟他扯了一下关系,贵叔记性很好(起码没念错名字= =),说当年老野他们就跟扣扣楠在这里怎样怎样,还说叫他们多点跟他联系,有空回去看他哦(知道了吗)。因为太晚,贵叔热情地邀请我留下来住,可已另作打算,临走时拿了张明信片寄给老野(最近好像收到了),戳了好几个第六晚的邮戳,可惜没能留到第六晚。其实这个地方,我还记得那条路怎么走,那路口叫百家村是吧?

    早跟婷婷说了,今晚太晚回不去曾厝垵,得在她家借宿一宵,幸好她妹在厦门,我们相互认得,后来还发现原来她一直以为我叫张敏敏……因为晚饭吃得不多,她妹又请我吃了一顿老麦,其实婷婷早已从晋江送来一箱土笋冻给我,还是用冰冰着的,一打开,哇塞,看起来真是比菜市场的正宗多了,真是十块钱十分货(一个十块,一箱就一百块= =)。尝了一个,灰常好吃!(如今口水直流……)吃饱喝足终于可以洗个暖水澡,然后婷婷妹就拉着我睡觉去了,结果关了灯还是在聊天。聊很多很多,关于婷婷的,她家的,只能在阴暗疲倦中替她难过,然而却无能为力,我连自己还没能照顾好自己。

    这段旅程下来,看到不同的家庭,聊过有关留学,有关家庭,家庭是我无法逃避的一个责任。累积太多的想法,有关浪漫美好的未来计划,更多的是关于现实中的思考,是一种休养生息的过程,让我在回到现实之前充备好勇气。往后,继续向往光明,那似乎将要丢失的品质。

  • 2010-03-13插播

    相片来自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24087486/

     

    插播一下。现在,厦门游记day3写了一半搁在一旁;刚改完简历,准备赴约;在看待业青年C,因为loading所以决定一边看一边写。生活总是不断被很多东西插播,就如看在线视频,就如我的工作。

    一开始就否定了这部电影,虽觉得那儿也有自己曾经的影子,但毕竟生活起了变化。开始慢慢接受,有好几次被某些说话触动,内心的东西流了出来,我想,或许那些本质的东西还没被改变,我也不太确定,这些东西会不会被时间遗忘,以后会不会还觉得这些青春的感动这么重要。所以不停记录,万一以后全都变了,也好找回过去的轨迹,只要有轨迹可寻。至少他把出生于80后活到这个时代的边缘人记录了下来,说了很多闷骚人说不出的话。

    有段时间曾经很恐惧。好多人开始很沉默,不知是否像我一样害怕不断重复生活中的苦累。于是学会八卦别人的生活,无论风光或贫苦,至少时刻要知道每个人如何向往光明,又如何被压抑得扭曲,沉默得装酷。很久之前闪闪说,不要相信此刻的感受,感受时刻在变,今天你爱,明天你就恨了;当那一小撮人,在小众的圈子里面透露的每一句心声,下一刻就成为鼓舞某人的旋律;每一个人都以自己看似微弱的力量影响着周围,尽管刻舟求剑。爱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Crystal要我谈工作经验,总是很容易把自己的观念套在了别人身上,像那晚火柴说的,自我的意识实在太强大。我们这么自以为是却又感觉孤独。至少未意识之前是诚心的,意识之后仿佛又清晰了点。

    那晚,难忘的是那些温暖的歌和人,跟老野的合唱,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我的单身寂寞一直由你们填补。

    那天妈妈拿了过年在别人家拍的照片回来,我一看就觉得这么多人当中妈妈最显老,她还一边问我拍得好不好,当时我就无语了。那些人的家庭啊,我都知道的,以后真不会再跟她发脾气了,也不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或是很失败。开始想拍一些自己的照片,或是录下自己的声音,以后可以看看改变了多少。

    看完C。想要种平静中起浪的生活。

     

  • [关于坚持]

    我肯定是个没有毅力的人。day2写了两个星期,已经没有再写下去的意思。或者,我尝试着每天写一点点,一句话,一个词,总有一天会把它写完,但是记忆会逐渐减退,那么我应该以什么速度去写完这次游记而又不至于忘记得太多?其实何以一开始就想要记录,一时冲动?继续与放弃之间有太多因为,我知道但却无法思考,思考有时让我很累很累,到底该洒脱还是该坚持,到底什么值得去坚持,那些阻扰何以令人心烦意乱,而每当想起那首诗总觉得很安慰。或许这次旅程是一场思考,一直到我还没记录完毕的那一刻。

     

    [初六 · 曾厝垵 · 银滩]

    其实我知道,珺敏很早就起来了,我还在睡,动都不想动。我听到她在做吃的,后来叫醒我,十点。她煮了一大碗猪肝汤,要我补补,还有些青菜和粥。我忘了我们谈了什么,家里的事吧,还有男人,和出国的事,然后跟珺捷分别。珺敏带我去吃花生汤,一种像八宝粥之类的糖水,很好吃。然后跟她分别。先去买了回来的车票,因为拿着太多手信,决定先找旅馆。在火车站兜了一圈,终于找到车去曾厝垵。

    从厦大开始便是那条环岛路,我发现有些车站名称已经忘记,当时经过了好多次。厦门的公交车站之间的距离不是很远,基本上就像文德路口到文明路口那样短,而且城市的划分不是方正区域,而是一块块不规则图形的地块,但就算迷路了也很快走出来,因为厦门不大。最爽的就是坐公交,全市全程都是一块钱,在车上很容易找到游客的身影,有时还能听到有人说粤语。在曾厝垵下车的那一瞬间就看到了那片海,当时我就震惊了。

    由旅馆小姐带路,看见曾厝垵附近好几座小庙,好像随便给人进去拜拜的那种。走了五分钟来到一所别墅式家庭旅馆,一进大门就是一个庭院,前台填满了照片和地图,客厅是五颜六色的沙发,有茶几和电视机,还有厨房,厨房后面又一个庭院,种满植物。当我那天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前台有一只很大的百年神龟。旅馆小姐好像叫彬彬,说给我换了张大床房(我订的是床位房),价格不变,两晚120爽歪歪。已经是下午将近四点,决定小睡一会然后去南普陀,没有计划的行程还真是奇怪,如果不是孤身一个想必更加累人。醒来觉得被子不够暖,果然晚上就发生了杯具。

    厦大真是依山傍水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前面一片海,旁边一座寺,寺庙靠着普陀山。可能在广州去的都是大佛寺三元宫的小庙,感觉南普陀这样的地方跟杭州灵隐寺一样有够神圣的,妈妈叫我一定要去拜拜。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我沿路一直拜到山脚,看到后头有条上山路就没有再上,不知是否即将关门殿堂里面都不让进,只能在外头看着里面的佛像精致得闪着光。买了全家的平安符之后离开,那时早已日落西山,我沿路往厦大那边的门走出去,奇怪这样的美景第一次来时竟不懂欣赏,时间真是神奇又欠揍的东西。听说南普陀的斋菜很好吃,但是很贵很贵,而且很难订位。等俺有钱了,就...哼哼。

    到了厦大肚子就响了,正踌躇着去哪里吃晚饭,看到有车去大同路一带,想起那头应该有很多地道小吃,决定今晚就在那边闲逛着。到了中山路下车,因为实在饿得受不了,马上买了个台湾肉夹馍吃,谁知辣得要命,又买了鲜榨蔗汁,走到大同路那边,这样出名的小吃一条街都没几家开门,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过年时期。然后走到不知哪里有菜市场,买了一些不正宗的土笋冻,打算拿回旅馆晚上宵夜。然后……忘了还吃了些啥,反正吃了很多之后还想吃,就在一家港式茶餐厅吃了海南鸡饭,又贵又难吃(我的经验是,厦门的西餐厅跟茶餐厅都不好吃,而且超贵,劝君还是吃小吃,几块钱就能解决温饱问题)!最后,在中山路的小巷里弄丢了mp3和羊城通,实在太大意,恍惚了几条街之后发现已九点多,心灰意冷回旅馆去。下车看到漆黑的海,因为太暗就不敢一个人去了。回到旅馆又是一场杯具,热水器没热好就洗了,结果洗了一大半冷水澡;因为太冷想借吹风机,老板找了半天说原来已经借给别人,只给了一条毛巾;越坐越冷书都看不进去,只好湿着头睡觉;因为被子不够暖,晚上几乎冷得辗转反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