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我黑黑的眼睛
    比写在树上的夜醒得更早
    比赤麻鸭更早看见
    北方青青的麦苗
    如今积雪是可以记起的往事
    可以在槐花下吟唱的过去
    如今杨穗掉在田头
    地米菜像恋爱的眼睛布满小路
    我看见杏树金色的微风翻动
    在墙头弄出斑斑驳驳的花影
    仿佛这一切从另一个春天传来
    是另一个人迈动我轻快的双脚
    如今暖暖的风早已吹远
    地虫在苏醒后的恐惧里忙碌
    如今我不再想下一个春天
    那里已经不会有这张忧伤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