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23沉月

    昨晚作了一个梦,想了一天还是想把它写下来。很奇怪,竟然是曾先生,不过梦都是没有逻辑的。我梦见,曾先生在某处等我,或者是他刚下班或怎样,然后我们去了一个地方,那时白天,下雨,我说我要还东西给苏丹红(梦见她还真是怪事。)可是她在电影院看电影。我怕他等,可是东西还了比较好(好像是书,很重),于是决定打电话给苏,接了,约好在哪等。曾先生陪我到那个地方,可电影院前面有个湖,那时还在下雨。我怕他等太久,于是让他自己一个撑着伞等,自己则跑去湖边跳过上面的石头,阿苏看见我了也一边喊一边跑过来,我们在湖中某块石头上碰面,还书后告别。

    曾先生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我奇怪他这么神秘又觉得好笑,他说那地方有个奇景。到达之后已是傍晚,我们来到湖边(另一个湖,没有任何异物),湖面平静,一望无际,我们站的地方旁边有齐腰的杂草。他叫我掏出相机,提醒我抓拍要快。随着天色渐沉他忽然大喊一声,只见一轮圆月从视觉右边飞移到湖面中央,然后逐渐沉没。此时曾先生叫我快点拍下,可我从目睹那一刻开始困得睁不开眼,仿佛来到这个地方已经疲惫不堪,按下快门也是处于迷糊状态随便定格,心想完了,这么难得一见的一幕没有好好拍下,然后便倒头睡着了。

    然后又是另一个白天。我拖着一堆行李上天桥,准备去曾先生家,中途遇到其他事情,去曾先生家的打算暂时搁置,可我还拖着行李,晚点还是要去。我知道他会等,我怕他等,可是却不心急。奇怪,为什么不着急,仿佛从来没有很想快点去到他家的欲望。我不是这么想见到他?还是,知道他会一直在那儿等我,无论他有多忙,或我有多忙。

    写到这里,基本上胡乱猜到了梦的意思。

  • 你拍攝的 young for you。   你拍攝的 young for you。

     

    路过白云宾馆,有时忘了,有时又想起。想起高中某年圣诞,一班同学嚷嚷要到白云宾馆一带看灯饰,于是放学到某间西餐厅吃晚饭(名字忘了,如今也拆了),竟然没人想起要订位,然后一堆人把N张圆桌拼在一起坐,那场面壮观到……晚饭后在喷水池周围闲逛,有人提出玩游戏整蛊路人,一男一女一组派代表猜拳,输了要按照我们想的玩法去做,于是便有了以下笑料:

    1. 当时手机刚出彩色机,大多还是用黑白熊猫机,一男一女走上前要为一路人拍照,“来,看镜头,笑:)”路人果真对着镜头笑,其实他们手上都是黑白机,玩完便撇下不知所措的路人匆匆离去……

    2. 一女坐在喷水池边,我们当中两人分别坐在她的两旁,扮演相识久违的朋友,隔着女人谈话:“嗨,你好啊。你现在在哪间中学呀?培正?我也是耶……”其实两人穿着同一样的校服,如此对话下去,那女人终于忍无可忍,道:“你们玩够未啊?”

    3. 一保安站在喷水池旁,双手摆后,某同学站在他不远处,双手摆后,保安变换姿势,他跟着变换姿势,值到保安终于察觉走开了……

    4. 中间似乎还有许多,忘记了……

    5. 最后我们当中某同学指着天空大喊:“哇,咩来噶?”然后我们一众迅速撤退,当时我们从喷水池走上小山坡看,下面围观路人越来越多,并且个个都头望着天空,不知所以然……

     

    然后我又想起,分班前的欢乐:

    6. 同桌把生物书中克隆多利羊的模样画成了某女生的脸,简直一个饼印……

    7. 某男生名叫欧阳帝华,某日借书给隔壁班某女生,该女生后来还书时问我同桌:“你们班有个人叫欧阳牵牛?!”怪只怪他写字太潦草……

    8. 某男生名叫利志彪,坐在我前面。某天派下测试卷,手中拿着一张属于“利志虎”同学的卷子,一边在脑海搜寻这位同学一边喊了出来:“利志虎……?”说时迟那时快我前桌一手抢过我的卷子说道:“我噶……漏了写三撇而已……”

    9. 某男生很爱扫头发,并伴随甩头仰脸的帅帅动作,而每当此时,后面女生便会立马一拉桌子向后移,也不管上课还是下课,肯定招来全班围观。有时也骂道:“XX啊,你的头皮(头屑)呀……”

    10. 某男下课喜欢跟女生玩点穴游戏,并且相当遵守游戏规则,被点穴了怎样都不会动,女生们用粉笔给他化了妆,用橡皮筋帮他扎头发,然后上课铃响起,物理老师来到看见很愕然:“OD你在干嘛?”他说“我被点穴了……”

    11. 某男某女坐在最后亲热,当时下课班上太乱我也没注意就撞见了,眼角一下就落在男生的手上,他的手当时放在某女解开的衬衫里……

     

    快乐的事多提提,因悲伤的事太难以启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