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7耳光

    妈妈说,你那个在医院工作的小学同学的妈妈,肠癌半年,死了。我的第一反应,是小学时某年清明到烈士陵园扫墓,我在默哀的时候忍不住跟旁边的同学一起发笑,结果这位当时是班长的小学同学,扇了我俩两巴掌。当时我们是如此亲密的朋友。妈说“做人几化学”。听到这个消息,又好像忽然被扇了一记耳光。

    命运从未预告,平庸的生活,也不会因为那个瞬间而有多少不同。

    所以让生活扇多我几次耳光吧。

    揣测天真,我做清风。

  • 2009-05-10emptiness

     

    寻找生命中的地平线。

  • 2009-05-05所谓曙光

     

    假期终于要结束,漫长的夏季又要开始了。咪咪终于回家了,似乎越来越活泼,在家里转了好几个圈。高菲家的猫终究没能拿回来养,有些事情还没做到。有太多的理想,太多的欲望,太多的偏执,如何发泄?我以为自己已不再浮躁,谁知却钻了牛角尖。让人纠结的东西还不是自己。继续过无所谓的有所谓生活,还在学习妥协和理解,期望生活变得健康与快乐,继续有你们在,以后能不能再变得坦率一点?你问我的理想是什么,其实我想做一个勤奋谦虚的人。

    请早睡早起吧。希望有天醒来精神抖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