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2春梦不觉晓

    http://june-ciel.blog.sohu.com/108889850.html

    不能不说我很羡慕,小君同学。

    曾经看过最棒的演唱会,四年前,王菲那场。一年多之后又重回旧地,那个地方还是那么熟悉,变的是我的心态。我终于可以安心睡着,可惜的是事情与时间错了位。临走还是碰上他爸爸,问:“不留下来吃饭?”问题跟那天车上碰到的一样,“有空来吃饭。”难道你儿子没跟你们说他有新女朋友了?

    那天下午买了两只鸡端去穗石村,答应过的事情一年之后终于实现。在老大载我去他们家的时候,再次想起那篇文章,他只是轻松地说,这里多好呀。是吗?当柴米油盐都要省着吃的时候,事情还会那么美好吗?恐怕只有站着的时候说话才不会腰痛,就如现在想起在新造市场,老野买下那块肥猪尾的时候说枕头,我来炖给你吃,为了你这句话,再肥的肉我也咬下去。没问题的,老是那句话,啥都别说了。我只是在城市长大的俗人,看见满天星星就会激动。当我们围在一起火锅的时候沉默不语,我怕有天你们不会说话了赶快拿相机录下。晚上就算我咳得多厉害,鸡鸡还是在抽烟,没问题的,我原谅你,因为你跟超佬教我弹吉他。楠生我整晚都在咳嗽,难为你了。还有老野让给我们的床板,尽管我睡醒后觉得腰都快断了,但是你的床好温暖好温暖。第二天中午老大亲自下厨,大伙围在一起吃最后的午餐,有些东西想说又说不出口,必要时候却要提一提。芝芝和老大公然调情,大伙一边看一边摇头。还有五只小猫咪,善良的你们多么有爱,自己不吃都不让猫儿饿着。当楠生跟我在车站道别的时候,她说再见枕头,我们要新年后再见了。忽然悲从中来,不知道以后我们能这样聚在一起的日子,还有多少。有时有些东西宁愿不要知道太多,我想念那颗夕阳的时候就会回来。穗石村的日子,比31号晚的更深刻。

    加油吧,我亲爱的朋友们。春梦不觉晓。

  • 元旦原来过去这么多天了。楠生叫我有时间写篇关于南噪专场的,我想起这个新年,好像跟08年衔接得太紧密,让我根本不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没有总结,因08年发生太多太多事情,足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连妈妈也变了。她开始在看一本叫《温度决定生老病死》的书,想当年我还是小毛孩要她在我身边才肯睡的时候,她在读成人大专,夜夜啃教科书,我就夜夜睁大眼睛等她上床。时间真有溜走得这么快吗?那天在华农招聘会看见她风风火火地赶来给我送门票,当时没想太多就进场了,我只是没说,你那没有染黑的灰白头发,让我觉得很内疚很惭愧。但是我在努力啊,你现在也看到了。当我可以安定下来之后,希望一家人过上温温暖暖的日子。

    vivi一直向前冲,从麦肯到旭日到沙池到李奥贝纳。她说等她进去了,就拉我一把。呵呵,其实我经常在幻想我们以后在同一间公司里工作,下午偷鸡去喝茶说人家八卦。

    有好多事情就算过去,都会记得清清楚楚,甚至在夜深人静之时不断浮现。例如这阵子闭上眼睛就想起第一次见到你们的那一晚。应该是老野的日记害的。那个时候狗狗的公司好像才刚成立,那个时候大伙的发型都是那么经典,要写进历史书了。人生第一碗狗狗煲的鸡汤,一直都暖在心里了。答案就是如此简单啊:“如果有一天大家都老了,我们就做老朋友吧。”

    09年的第一篇日记我写错了日期,影子啊影子。总是要睡醒之后才觉得是新的一天开始,我记得09年的第一个早晨,我被三个人挤在一起的沙发和棉被热醒了,睁开眼睛,看见新年第一屡耀眼的阳光,从办公室没有窗帘的窗户直射进来。好像真是新的开始,告别了昨夜的寒冷。

    09年应该有些改变而有别于以往的年月,那就是,将会变得更加煽情哈,毕业的风吹到了。可是专场后感咋办捏,我写不出记叙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