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拍攝的 影。 

    你拍攝的 滩。

     

    第一次在夏天患上重热感,我知道原因可以有好多。姨妈叫我好好休息,等好了再回去,免得传染了那班小孩。我开始想念那个家,想念那个种满各种蔬菜水果的花园,那只聪明而忠心的白猫,既生气又好笑的小朋友,他们的笑声与阳光影子,每天早晨七点半一家人齐齐整整围聚在一起吃早餐,偶然下午会包包饺子或家乡点心,深夜回来的表哥满身酒气。但这里不是我的家。

    拿了半个月的工资准备去挥霍掉,我还没毕业,还不用养家,还是只顾玩乐。妈妈会说表姐,她迟早会后悔,我想到的是我自己。

    我说我才不要考公务员,表哥赞成,姨丈反对,说我不能目光短浅。君姐说她很喜欢现在这份工作,很适合她的性格,说我以后毕业可以去她公司做,他们公司接触的人比广告公司更多更高层次。我开始听得进这些意见,并把它们当作后备的路。姬说过我的优点,要我多去接触不同的人,我会谨记。

    我要不要再去考BEC?还是多找些公司去实习好?我觉得还是要两样都做。其实我还有半年而已。

    这些东西听起来会很郁闷,却比什么都踏实。就像看火柴或面包的博客,看我的朋友怎样在生活中一边挣扎一边学习,相信他们会看得开,自己也就看得开了。我也只是个俗人而已。幸运的是,郁闷的时候还是可以打开魑魅魍魉,发泄几句。他们总是在。

    昨天下午的状况是,很热,机器很慢,网速很崩溃,鼻子很窒息,脑袋很混乱,说话很冲动。事情还是一直在变化,无论以后会变成怎样,我希望有个会支持我的和值得我去支持的人。

    然而由始至终最支持自己的是家人。家人不是男朋友,不能说分手就分手。我还是希望能像昨天一样,闲时能跟老爸下象棋,跟老妈吵吵嘴。

    这年头坚持自我的人已有很多,做个脚踏实地平平凡凡的人更不容易。

  •   

  • 2008-07-13时间

     

     

    城南旧事,喃喃耳语;往日种种,扑面而来。是谁的笑声打翻了手中的琴,又是谁的泪惊醒了日落的阳光。

  • 免费相册

    免费相册